Poetry

A Cruel and Complex World

We strive for peace
By inflicting pain

There’s no sense in that
When it is all in vain.

There are people we cannot face
Fearful that they are the reason
This world is a disgrace.

 

Always a Day Away

The blue sky was not just clear of clouds,
but clear of airplanes and birds.
There was no sign of life,
No sign our world was still alive.

You swallowed the air
Of the clouds that would cry
You folded the wings
Of the creatures in the sky,
You stopped all engines,
Of the planes flying by

The sky is dead today,
So we wait for tomorrow’s

Though tomorrow,
Will likely be another today.

 

Untitled 1

The moon
The stars
The atmosphere gave all,
A feeling that would make them fall.

Advertisements

快乐的农夫/The Happy Farmer, a short Chinese story

文:刘帅正 Scott Liu

PDF下载链接:

https://mega.nz/#!CMUAGZJJ!AOsCEKI-ScHhSC_GJvP6r6PhwiO86Xqc6ZlZuannYqI

不久的从前,在群山的里边,有一个年轻的农夫。农夫他耕种十分勤劳,每天在太阳起来前就开始工作,直到天上挂满星星才去睡觉。农夫是快乐的。

几年之后,勤劳的农夫拥有了四件宝贵的东西。

他种出了一片金闪闪的麦子,有风吹过时,摆动的麦子比金黄色的夕阳还要闪耀。

他编织了一顶宽阔的草帽,他耕种的时候,麦色的草帽,就会和麦子一起涌动。

他还有一盏透明的提灯,每当夜晚过早到来的时候,他总是依靠这盏明亮的灯,来看清四周的环境。

不过他最喜欢的,是一把结实的钉耙。从农夫耕种的第一天开始,这柄钉耙就从未从他身边离开过。现在钉耙的身上已经有了许多锈斑,可是农夫却从未舍弃过它。

突然有一天,刮起了特别大的风,好像要把农夫的草帽吹走似得。不过农夫把耙子丢到一边,双手按住了帽子,没有让它飞走。一群黑色的鸟儿冷不丁的出现在了农夫的田地上,似乎是被风吹过来的。他们停在麦子金黄色的枝条上,把麦子压的低下头来。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它们好像是在讨论着什么有趣的事情,叫声联成一片,热闹极了。农夫听不懂它们的话语,只能在一旁安静的看着。过了一会,又一阵风吹来,叫声渐渐变得不那么热闹了,鸟儿们也纷纷飞走了。可是那片金黄的麦田,却被它们吃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枯黄的麦秆,和散落在地上的麦穗。农夫很伤心,不过他并没有气馁,这麦田是他自己种出来的,他相信自己还能种出来一片同样美丽的麦田。

几天之后,当农夫还在清理田地时,一只狐狸从附近的山上走来。那是一只红色的狐狸,毛发鲜艳又闪耀,显得高贵而优雅。它看到了勤劳工作的农夫,还有他头顶上美丽的帽子,于是便赞美他说:“像你这样勤劳的农夫,一定很快就能种出一片金黄色的麦子的!”

“谢谢你!”农夫被夸奖的有点害羞,低下了头,宽阔的草帽也随着低了下来。“你既勤劳又聪明,比其他的农夫强太多了!”狐狸一边不断赞美农夫,一边慢慢的靠近他。农夫从未被如此表扬过,又开心,又不好意思。

红色的狐狸突然向前一跃,咬住了那顶宽阔的草帽,把它从农夫头上扯了下来。还没等农夫反应过来,狐狸已经叼着草帽跑远了。农夫很伤心,不过他并没有气馁,那只不过是一顶帽子而已,自己是看不见帽子的。

在那之后的一个晚上,田地附近的小路上来了几位旅人。他们从远方走来,身上缠着大大小小的电灯泡,照亮了黑色的天空。提着透明的提灯的农夫在一旁看着,觉得他们虽然奇怪,但是十分耀眼。

一位旅人看到了一旁的农夫,便走到他跟前,看着他,露出友善的微笑。剩下几位旅人像羊群一样聚集了过来,开始用农夫听不懂的语言交谈。那是多么美丽的语言啊,农夫心里想着,他多想在一瞬间学会他们的语言,与他们一起聊天,一起旅行。等到黎明到来的时候,那几位旅人早就离开了,随着他们一起离开的,还有农夫的那盏透明的提灯。

农夫很伤心,真的很伤心。他握着钉耙,双眼垂下来,看着地面,也不清扫了,也不耕种了,只是看着地面,一动不动。太阳升起来,他只是看着地面。大雨洒下来,他只是看着地面。夜幕笼罩了,他只是看着地面。他一动也不动。

好像有人在说话,农夫听到有人在说话,他抬头望去,一个人也没有。不过那声音却越来越大,越来越熟悉,越来越真诚,农夫听得懂,他听得出来,那是鼓励他的话语,手中的钉耙在说鼓励他的话语!

虽然他失去了麦田,失去了草帽,失去了提灯,但是他仍有手中这把结实的钉耙,钉耙从未离开过农夫。只要有它,再做出多少片麦田都是可能的。农夫感谢了钉耙,又开始了他日日夜夜勤劳耕种的生活。农夫是快乐的。

(完)

Scott Liu’s Selection of Poems (2016)

Contributed by: Scott Liu

The world’s first song is a poem.
What is your favourite poem?Share those poems with me by sending an email to:
Remember, your passion in poetry is our best motivation.
Here are some of my favourite poems in 2016.  I hope you enjoy them!

Fall asleep in a busy and familiar city at night

Wake up in a silent and strange morning alone

—————————————————————-

I envy those who are more like human than me

Sun up to the sky, Sweat fly

On the forever land, they anger, they cry

I envy those who are less like human than me

Stars hang high, moon sway

On the forever land, they speak, they die

We live on this planet

Reproduce like bugs

Disappear like ants

Watching the same sunrise

Watching the same moonfall

Who can tell, who is more saint?

—————————————————————-

When the lighting replaces the moonlight

When the wind whizzing beside the ears

Another night in foreign city

I was thinking about my bed at home

—————————————————————-

Sulfur sunlight spreading down

The new grass began shining

The bird who stopped at the roof

Like more singing than flying

Corner clock counting down

The broadleaves tell a story

The noises out of the test hall

Like more sleeping than reviewing

中文版:

在繁华熟悉的夜镇中独自睡去

在寂静陌生的清晨里独自醒来

—————————————————————-

我羡慕那些比我像人的人

烈阳高挂,汗水蒸发

永恒的大地上他们愤怒,他们喧哗

我羡慕那些没我像人的人

星空之下,月光挥洒

永恒的大地上他们倾诉,他们插花

我们在这颗星球上

蚊子一般繁殖

蚂蚁一样暴毙

看着同样的日出

看着同样的月落

又有谁能说,谁更近佛?

—————————————————————-

当雷鸣代替了月光

当寒风呼啸在耳旁

异乡中又一个夜晚

我想着自己家的床

—————————————————————-

艳黄的阳光洒下来

鲜草变得闪耀

停在屋檐的黑鸟

比起飞翔,更喜歌唱

角落的时钟在摇摆

阔叶诉说波涛

考场门外的喧闹

与其复习,不如睡觉

《递归 / The Recursion》短篇小说 / Short Novel

 

文:刘帅正 Scott Liu

PDF 下载链接:
https://mega.nz/#!qdVxUQwQ!D1czKPoVFFSWTLN7C7uUm_mceSjYblXCIsqSyCgzuDo

1,序

“我不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我只是个讲故事的人。”

我独自一人坐在教室后排靠窗位子上,看着窗外散乱的学生正在回家。黄色夕阳透过铁窗和玻璃窗,照在瓷砖地板上,显出大大小小的格子。还没有走的社团,在操场上跑着叫着,在夜晚来临之前感受着夕阳的温暖。

时间不早了,我放下手中的钢笔,桌子上半厘米厚的草稿纸在夕阳下变得金黄,双手捧起稿纸,开始最后一遍阅读。

2,烈日

八月的太阳照射着柏油地,澎湃着一股股热浪,席卷着路旁高大的树木。车胎压过路面,留下一层浅印。在这个远离市中心的十字路口上,车流仍然丰富,从运货车,旅游客车到私人轿车,这个路口是前往城镇的必经之路。

这是一个处于温带的小镇,在八月左右,太阳从赤道转到北回归线,把最大的热量带到这个地方。小镇经济并不景气,大部分设施,比如银行、大学和法院这些建筑只有在市中心才有。每天中午,往来交易的车辆就会顶着太阳,经过这里,去往市中心做买卖。大多是从小镇不远的海边过来,露天的货车载着蓝灰色的鲜鱼,很远也能闻到不小的腥味。

这时,一辆极其不合群的车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那是一辆押运车,能看出来它正向市中心开去。巨大的车身被黑色的车漆覆盖着,在艳阳下发出炫眼的光芒。车窗都贴了反光的黑膜,除了车身侧边的两个通风口,看不到任何黑色以外的颜色。不像一般的面包车,它的车身各个部位被大量的焊接,变得有棱有角,想必一定是在运输相当贵重的货物。正好红灯,黑车停在了白线之前。

像是和谁约定好了一样,随着一声爆炸般巨响,那辆车的后门被人强硬的开了一个大洞,金属被粗暴的向各个方向扭曲,露出车漆下面银白色的钢铁。在众人的注视下,从洞里探出来的,是一个少年的身影,少年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袖口和领子不知为何被烧焦,显出里边略有锻炼的身体。少年左右各瞟了一眼,便敏捷的从车里窜出来,站在阳光下,站在柏油地上。少年的手上系着手铐,银白色的。少年并没有停下,他开始奔跑,像是被追逐的野鹿一般,向前方没命的跑。他跑的极快,在烈日下,他的汗水洒在公路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少年的名字叫做杭,在他不停的向前跑时,他发现了世界的异样。

杭一脚踩在公路上,路却像棉花糖一样陷了下去,失去了借力点的他双脚缠在一起,就要倒在地上。他惊恐的抬头一看,却看见天空中的太阳变得巨大无比,四周的建筑在极速的旋转,蓝色的地平线涌来海水。一棵棵高大的树木从中间被劈开,里边长出紫红色带刺藤蔓。天空出现无数条红色的光斑,像下雨一样落在地上,变成粘稠的血液。

整个世界,陷入了疯狂。

杭放弃了思考,整个身体被温暖又柔软的地面一点一点的吞噬,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直到他的视野中只剩下漆黑。

3,生长

微风拂动纯白色的窗帘,将春天的气息带进病房。白色的房间一尘不染,好像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一样的纯洁。在房间正中,有一张白色的病床,白色的棉被下面,睡着一个少年。少年睡得安详,像是个玩耍后筋疲力尽的孩子一样,在柔软的棉被里沉睡。

坐在床头的,是一位少女。少女有着一头黑色及腰的长发,在头顶两侧微微翘起,像是小动物的耳朵。和这个纯白色的房间一样,少女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散发出天使一般的气息。少女坐在床边,她墨绿色的眼睛透着水光,注视着沉睡中的少年。窗外传来孩童嬉戏的声音,惊了树上的白鸽,带起一阵风,风带着浅草再次拂动窗帘,时间似乎就这样凝结在这一瞬间。

少年的名字叫做杭,在他缓慢的睁开双眼时,他看到了白衣的少女。

少女先是惊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微笑着看杭一点点从床上坐起来。等杭的眼睛从睡梦中完全睁开之后,他定睛看了看自己面前正对着的少女。

“⋯⋯”

接着就是一段短暂而漫长的沉默。

像是一只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杭无法将视线拉开,可是他又想不起来面前这位少女的名字,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少女突然间回过神来,从床上站了起来,后退了几步,双手握在背后,把头低向了一边,小巧的脸蛋上泛出一抹红晕。杭不知为何的想要问面前这位少女的名字。

“请问你⋯⋯啊!”

杭被后颈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打断了,杭出于本能的去探疼痛的根源,用右手盖住了整个后脖子。右手手心部分传来的空洞感让杭倒吸一口凉气,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掏去一块肉一样,杭在自己后颈中央一块摸不到任何实体。把右手放回面前一看,上面却没有任何血迹,只有淡淡一层的黑色斑纹,像是被人用马克笔涂上去的一样。但是疼痛却十分真实,抽筋一样,刺激着杭的神经。

少女慌忙的凑过来,双膝跪在杭面前,用一旁消毒台上的湿毛巾捂住伤口,那剧痛便奇迹般的消失了。

“一定很痛吧?对不起⋯⋯”少女胆怯的问道,双手握在胸前,头上耳朵似的头发塌拉下来,不敢直视杭。

“为什么你要道歉啊,”杭从病床上坐起来,向少女伸出了手,“你的名字是?”

“我的名字?”少女头一歪,不解的看着杭。

不知是她父母的疏忽还是自己面前这位少女的脑袋有问题,在对“自己的名字”这个全人类通用的名词的认知上,两人似乎出现了不可调解的误差。杭一时语塞,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毕竟面前是如此可爱的少女,如果一不小心惹她生气,对谁都没有好处。

“啊对了,”少女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苑,我的名字叫做苑。”

苑?

这个名字敲响了杭脑中的铃铛,好像之前在那里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就在他尝试回想到底在那里听过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实。

作为一个现代人,可以失去的不过是财富与地位,最差不过是失去自己的操守或是身体部位。可是杭,却失去了——

他全部的记忆。

一阵凉意从杭的背脊一路窜到脑髓,他一只手撑在病床上,感受着布料的真实感,另一只手捂住额头,一遍遍确认着自己的记忆断片。除了在这个白色病房里醒来之外,在那之前发生的事一律变成空白。杭只能庆幸自己还记得“忘记”这件事,不然自己也许会浑浑噩噩的过完余生。

仍在一旁双膝跪着的苑发现了他的异样,用关切的眼神看着杭,但却一言不发。杭慢慢接受了现实,把额头上的手放在了膝盖上,问道:

“这里是那里?”

“如你所见,是医院哟。”

“我是在问,这里是哪里的医院。”

“医院就是医院啊。”

苑的回答相当简单,这在杭的眼里也是她头脑也相当简单的象征。杭虽然不记得他的过去,但是对医院这种知识性名词还是记得的。

杭环视了一下四周,在这个充满白色的病房里,除了他自己和一直双膝跪在他面前的苑,没有一个人。在失去记忆的情况下,想找之前的熟人解决问题大概是不可能了。这个时候,能拜托帮忙找回记忆的人就只有一个了。杭突然起身,转头望向一脸不解的苑,深吸一口气:

“我只有你这一个依靠了,还请你帮我找回失去的东西”

苑花了整整三秒来尝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是她失败了。她涨红了脸,起身连着后退好几步,双手撑在脸颊上,用眼角看着杭。

这到底是产生了怎样的误会,是我的用词不对吗。在杭感叹面前这位脑袋有问题的少女时,后颈的疼痛再一次袭击了他。难以理喻的疼痛让杭双眼猛睁,腿一软,四脚跪在地上,不自然的痉挛着。

苑赶紧跪在杭的头边,双手叠在一起,敷在杭的脖子上,那痉挛才消失掉。杭仿佛是昏了过去,整个身体失去了力量。苑把杭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让杭在医院的白色地板上好好休息。春风再一次撩动白色的窗帘,苑抬头望向窗外浅蓝色的天空,墨绿色的眼睛映照出天空中白色的云,她就这么呆滞的望了一会,又低头向仍在昏睡的杭微笑:

“当然会帮你的呀,毕竟我只能在你身边嘛。”

像是被自己说的话羞到一样,苑再一次把视线投向窗外。

4,灰尘

“所以现在你除了在医院里醒来之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好可怜⋯⋯”

“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

春天的街道洋溢着生命的气息。小巧的野花从路砖的缝隙中生长出来,颜色丰富,不过主要是黄色的花。鲜绿色的藤蔓在布满铁锈的栏杆上伸展,树上新生的枝条上拔出鲜嫩的绿叶。若是不小心踩到路边柔软的的泥地里,泥土里充实的空气便会一下子跑出来,形成一个湿润的脚印。

两个身影走在街上,一边是一位少年的身影,少年身上只披着一件医院的白色外套,虽然是春天,这套打扮依然显得十分单薄。紧跟在少年旁边的,是一位少女,少女及腰的长发随着步伐摆动,头顶两边的头发像耳朵一样翘起,一上一下的颠簸,身上白色的连衣裙,像是一朵盛开的百合,又像是张开翅膀的白鸽,和春天一起绽放。

少年的名字叫做杭,少女的名字叫做苑,两人走在春天的街道上,走在复苏的世界里。

由于道路中间每隔几米就有植树用的土坑,能落脚的地方并不宽,但是他们却并排走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手肘不时碰在一起,在路人的眼中,他们宛如一对青涩的情侣。

可是有人却不这么觉得,此时的杭脑袋里充满了疑问:首先,树坑另一边明明有同样宽的路可以走,为什么非要挤在我这边。还有这家伙明明自己也不好意思,你挤过来然后自己害羞个屁啊。我也没和她做什么提升好感度的事情,所以说现在到底是闹哪样?

不过疑问归疑问,杭还没有愚钝到能一把推开面前少女的程度。毕竟苑是目前唯一可以帮助他的人,而且杭从一开始就有种感觉,面前这位少女就是一切事件的核心。

“我们要去哪儿?你心里有数没有。”

略微被杭强硬的口气吓到,苑用极小的声音回答道:

“去你上过的小学⋯⋯”

“啥?”

杭没有听清楚,一不留神就提高了分贝。

“啊,对不起,杭,请不要生气⋯⋯我只是觉得,去小学这样,以前曾经呆过的地方也许会想起什么啊。也许还能见到熟人什么的⋯⋯”苑双手握住前面的裙摆,扭扭捏捏的说道,看样子是吓得不轻。

杭这回听清楚了,随意的回了声“这样啊”,便没有再追问了。苑看了杭一眼,什么也没有说,继续带路。

从那之后大概过了五分钟,两人就这样沉默的走着,走到了杭曾经上过的小学门口。苑和路人再三询问之后,确认了这里的确是他们要找的小学。

或者,曾经是他们要找的小学。

绝大部分的教学楼化作了地上几米高的钢筋水泥堆,并不是连地基一起连根拔起,而是整个建筑像泄了气一样塌在地上。四处散落着大大小小的水泥块,钢筋从废墟里突出来,玻璃渣子碎的满地都是。还勉强站立着的矮楼,也像要塌下来一样,灰色的墙壁上布满了裂痕。整个校园变成了一片浅灰色的废墟,而且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最近的事,僻处水泥堆上生出的野花,证实了这个校园崩塌并非昨日之事。

杭迈步向校园里走去。

这片废墟散发的强烈违和感并没有震惊到杭,他只是接受了这个事实而已。对于一个失忆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无法理解的。苑则一直静悄悄的跟在他后面。

两人踏进校门之后,整个世界就从原来的鸟语花香变成了一片死寂。仿佛天空都被染成了灰色,远处弥漫着模糊的雾,让人看不见这片废墟的边境。四周一点声响也没有,能听到的只有远处铁质转轴的吱呀声。

在一群东倒西歪的建筑里,有一片难得的空地,在橡胶做的地面上,立着一对完好无损的秋千。这里大概是供小孩子课间玩耍的地方,不过其他的设施都已经被建筑材料压的不成样子,只有这秋千毫发无损,连铁杆上的漆都还是新的。

更奇怪的是,明明这里除了杭和苑两人,没见过其他人,可其中一只秋千还在摇着,发出难听的声音。

杭站在秋千前面,痴痴的看这摇动的秋千,后颈隐约传来疼痛,仿佛想起了什么,黑白电影似的,在他脑中回放。

那是一个温暖的下午。放学后的男孩背着书包,快活的玩耍着,他虽然是只身一人,但仍然玩的很尽兴。荡秋千是他的最爱。人无法反抗重力,但高摆的秋千总是能给他一种自己在飞翔的错觉,在简单的钟摆运动里,男孩简单的感到快乐。

突然他停下了,原因是在他面前经过的三个男生,他们窃窃私语,露出令人不悦的笑容。男孩明白,那是在取笑自己,取笑五年级却还在荡秋千的自己。男孩双脚踏在地上,膝盖高出胯部许多,他的身高已经不适合这种设施了。男孩低着头,不发出一点声响。

“����������?”

男孩看向说话声的来源,那是他同学的身影。声音与身影都十分的模糊,无法判断是男是女,不过他能确认,这是和他很要好的同学。

“����,�������。���������!”

那个身影坐在了男孩一旁的秋千上,开始荡起来,虽然充满杂音的声音无法听清楚,不过男孩能感到从话里透出的善意。于是男孩自己也继续荡起来,傍晚的夕阳照在两人身上,一旁的书包被照的发亮,两个秋千的铁链闪烁着光芒。

记忆到这里就结束了,到最后什么重要的信息都没有得到。杭的嘴角无意识的流出笑容,这是他醒来之后第一次笑。

“我说⋯⋯杭,我们可以走了么?”

苑的声音将杭从回忆里拉出来,她害怕的躲在杭身后,看来那个自己摇摆的秋千将她吓得不轻。

“对不起⋯⋯杭,我没想到这个学校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们走吧,这个地方待久了好难受。”

“走吧。”杭温柔的说道。

苑“嗯”了一声,随着杭小跑着出了校门。

门外还是那样的春天。

5,蓝石

太阳不讲道理,之前还是春天柔和温暖的阳光,一瞬间就变得毒暑炽热。

高高矮矮的树木变得墨绿,张开宽广的枝条,在都市的混凝土下相互争夺阳光。各种玻璃制品的反光刺进眼睛,在视网膜上留下一片紫色的斑纹。季风从东方吹来,阔叶树发出沙沙的声响,地面上透出的光点左右波荡,绚烂无比。

视野的远方是一片浅蓝色的海平面,与深蓝色的天际线隔了淡淡的一条线,让人不禁以为海与天本是一种东西。

公交站牌下坐着两个人,三个座位的长椅上,少年和少女坐在两边,中间自然的隔出一个座位。

少年的名字叫做杭,少女的名字叫做苑,两个人在安静的等着,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公车。

苑安静的看着道路远方,两手撑在长椅上,等待着公车的到来。

杭看着长椅另一边的苑,心里不禁开始胡思乱想:我做什么让她讨厌的事了么?明明刚才还黏在我旁边呢。也不是非要她继续粘着我不可,只是觉得有点可惜。这样好好看看,她真的挺可爱的呢⋯⋯

杭的少年情结还没泛滥至尽,苑就警觉的站了起来,朝着即将到站的公车招手。

这是一辆空车,除了驾驶座上半睡半醒的司机以外,只有在最后一排的角落看报纸的眼镜老头。公车上只有两个一排的座位,两人自然的坐在了一起。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后,苑就趴在了窗沿上,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

车再一次启动了,朝着前方浅蓝色的海际线驶去。

无言的车程是漫长的,杭看不见苑的正脸,无法判断她的心情。还好的是,苑打破了这沉默。

“一会要去的地方,你可别惊讶哟。”苑转过头来,像个自信满满的孩子一样得意的笑着。

杭“哦”了一声,就移开了视线,他话不多并不是因为他没有话说,而是出于害羞。

苑似乎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起了捉弄人的主意,她挪动屁股,挤到杭的旁边。苑比杭矮了不少,头顶才到他脖子下面,苑抬起头,向上直视他的眼睛。

但他很快就把视线移开了。

“你干什么?不要这样,很热啊。”

看着杭侧脸上微微泛出的红色,苑感觉自己打开了身体里某种奇怪的开关。她露出坏笑,把脸靠近杭。

“我都说了这样很热的啊,你坐那边去,别贴这么近了。”杭没敢直视她的眼睛,而是时不时偷瞄一下她那边。

苑没有停下,她将身体依靠在杭的肩膀上,靠近他的手勾在他的脖子上,极近的距离让苑的体温传了过去,让杭更加的不知所措。

“⋯⋯”杭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苑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说啊,杭,”苑终于开口了,她用空出的手,伸出食指,一边在杭的身体上缓慢的划来划去,一边用杭从未听过的口气说道:“你真的这么想知道你失去的记忆吗?可不一定都是好事哦。”妖艳的声音从软弱的少女口中传出,让杭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

“你还好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那好吧,我就在这里告诉你算了。”杭被生硬的打断了,苑再一次扬起头,直视着杭,那双眼睛充满了疯狂。

“杭,你其实是在⋯⋯”突如其来,杭屏住了呼吸。

但是苑却突然浑身脱力,倒在杭的怀里,少女的身体好似没有重量。低头一看,她闭上了眼睛,嘴巴微张,微微的呼吸声证实了她早已安详的睡着了,天真的睡脸让人平静,完全联想不到和几秒钟前的她是一个人。

杭长叹一口气,把视线投向窗外。车程意外的长,杭能明显感到建筑稀疏了许多,路边的人工植树不见了,换来的是大量成荫的树木,眼中除了绿色的树什么也没有。让人不由得犯困,杭打了个哈欠,靠在座椅上,让睡眠帮自己渡过这漫长的车程。

⋯⋯

巨大的波浪声把杭从睡梦中叫醒。他环视一下四周,原来哈欠连天半睡半醒的司机不知为何变得精神满满,坐在后座上的老头不知什么时候下车了,旁边的苑两手撑着窗户看着窗外,窗外?

窗外是一片无尽的水蓝色。是海,这辆车现在正开在海面上,像个快艇。

但是对于杭来说,没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

蔚蓝的天空上没有一只海鸥,看来离陆地已经是非常远了。同时天上也没有一片云彩,只是蓝蓝的天。海面没有太大的波浪,只有公车两侧拖着的巨大浪花,激起一层层白色的波纹。

车停了下来,司机息了火,在驾驶座上伸展身体。看来是终点站,两人从车上下来,脚下踩到了实体。

这是一个圆形的广场,有小区公园那么大,以石砖为底,四周被石头砌成的墙围绕着。中间立着被精心雕刻过的大大小小的石牌,石牌上被人雕刻了各种奇异的图案,从基本的长方形和圆形,到各种姿态的人。最关键的是,这里使用的所有石头,无一例外都被涂上了蓝色。

先不提这种设施的实用性,就这个建筑到底是如何盖成的就有相当大的问题。但是两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些细节。

“这里是你小时候经常来的地方哦⋯⋯杭。”

听她这么一说,杭的确觉得这些石牌上的图案有些眼熟,像是他孩童时期留下的涂鸦本上会出现的涂画。他开始向广场的中心走,苑在后面静悄悄的跟着。

有的图案杂乱无比,像是个憋着一肚子气的人用雕刻刀胡乱刮画似的,完全看不出想要表达什么,其他大部分的石牌上简单刻着人的的轮廓。这些人挺直地站立着,从身高上勉强可以分辨出,这里大多是十来岁的少年少女。他们手里持的东西也千奇百怪,从书包、钢笔、尺子,到扫把、匕首、枪械。最重要的是,这里雕刻的人一个个都没有脸,脸的部位被一个圈或是一个叉代替,看上去略显诡异。

杭回想起来,这些都是他那个书皮卷边,纸质发黄的小笔记本本上留下的图案。但他无论怎样都无法回想起来,自己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出于什么目的,画出的这些东西。

越往里走,石牌人脸上的叉就越来越多,甚至之前有过圈的人,又出现一次,拿着与上次不同的东西,并且有个叉在脸上。海浪的声音变得微弱,天空不知何时飘来一朵乌云,讲四周的光线变得昏暗。

“杭,要下雨了哦⋯⋯”

再往里走,稀稀散散的就出现了空白的石牌,然后空白的石牌越来越多,最后干脆全部变为空白,围绕着两人。杭感到一股巨大又凝重的不悦感,如果要让杭一个人来这里的话,他一定会不愿意吧。

“杭,你有在听吗⋯⋯快要下雨了,我们走吧。”

立在整个广场中间的是一根圆形的石柱,上面似乎写了什么东西,杭凑近了看,石柱上刻着一行小字:

“今天交到了第一个好朋友,我们一起放学回家,一起写作业,一起玩,我最喜欢�了!”关键的名字被人用小刀划掉了,但是杭大概能推断出划痕下的名字是谁,他猛一回头。

“杭!要下雨了,再不理我,我要⋯⋯生气了哦!”苑双手叉着腰,可爱的脸颊微微鼓起,毫无威慑力的瞪着杭。

不会这么巧吧?

杭的头脑飞速运转,突然听到一段短促的信号不良似的雪花声从脑后传来,他将头转回石柱。

那行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男人的脸。并不是雕刻而出的,而是有血有肉的,陌生男人的脸。那张脸异常的平静,双眼直视前方,瞳孔涣散,嘴唇紧闭。杭无法移动自己的身体,后颈澎湃的疼痛传至脑髓,他竟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

还没等杭反应过来,那张脸就消失了,另一行字出现在石柱上:

“你觉得你是对的,你错了。”

大雨瞬间倾盆而下。

“我们走。”杭一把抓住苑的手,领着她,快步向来的方向走去。

6,黑鸦

少年他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而是个自大、小气又懦弱的怪胎。父母为他起名为杭,是想让他像船一样可以远航。可是少年并没有给父母争气,他在小学时便因为频繁和老师发生冲突,被送进了少管所。等他出来之后,先不说性格有无改善,作为插班生编入初中的他,理所当然的交不到一个朋友,小学时唯一的好友,也没和他选择一所中学。

看着同学成群结队,嘻嘻哈哈,唯独自己坐在教室的角落里,这让他本来软弱的内心,从里到外腐烂的无可救药。每天放学之后,他总是以不同的方式宣泄自己身体里,那一股无中生有的巨大怨念。或是头脑发热写些充满仇恨的邮件,或是和小学时一样,在巴掌大的笔记本上乱涂乱画。累了,便钻进被窝里无声的抽泣。他从不把自己的事告诉别人,老师或是父母关心他,他也常常用“我没事,别担心”这种话敷衍过去。

他唯一正常的爱好就是写作了,因为写作可以让他毫无顾忌的表达自己。从议论文和散文,到各种篇幅的小说。他在写作时总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脱离物质世界的束缚,他在文字间能感到不曾大量拥有过的幸福。但是因为没有读者给他提建议,他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好不好。他在初三时自己注册了一个域名,把自己所有的文章在上面发布,希望能得到他人对自己作品的认可。

正如他所盼望的,他在同年晚些时候收到了一封来自自己读者的信。他的生活本来应该在那个瞬间变得明朗起来——

⋯⋯

两人醒来在陌生的病房里。

突如其来的大雨淹了整个广场,杭挣扎一番之后,手脚抽筋,失去了意识,两人随即被冰冷湍急的水流冲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苑安静的睡在旁边的床上,头上贴着冰贴,看样子是着凉发烧了。消毒水的味道直冲鼻腔,瓷砖地上散落着各种款式老旧的蓝白色校服,白色的床帘一半榻拉下来,发黄的墙上贴着许多占满灰尘的海报。看来这里似乎是某个中学的医护室。

确认了苑还安全之后,杭从床上坐起来,随便从地上找了套相对干净的校服外套给自己套上,开始思考一个关键的问题:

“那么,是谁救了我们呢?”杭故意说的很大声,但是并没有人回答他。

此时窗外竟已是深秋,这是一个四层高的教学楼,土黄色的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植物,爬的低的,缠在窗外的铁栏杆上,爬的高的竟快爬上楼顶。楼下遍地铺满了黄的红的落叶,甚至分不清那里是走道。虽然有个操场,但是并没有学生在玩耍,整个校舍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太阳仍然高挂在天上,但它早已失去了之前的热度,无力的悬在空中,似乎被秋风吹得一摇一摆。

杭注意到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消失了,曾经隐隐约约的疼痛也随之而去。就像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消失的十分彻底。

杭站了起来,失去负重的铁质床架发出轻微的嘎吱声,苑也跟着醒了过来。她坐了起来,额头上的冰贴左半部分失去粘力,塌拉下来。她像没睡醒一样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墨绿色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眼角挂着几颗泪珠。黑色的长发乱成一团,刘海向上卷起,可是头顶两边像耳朵一样翘起的发梢却还在那里。她似乎一直穿着那件白色的连衣裙,似乎没有一点点皱纹,甚至没有被水打湿过的迹象。

门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后,依靠在走廊的墙上。那人曲着背,两手架在胸前,他身上穿着一整套黑色毛风衣,从脚趾到脖子没有露出一寸肌肤,把整个人厚厚实实的包裹起来,可是看起来并不囊肿,反而有种灵活矫健的感觉。头上顶了一顶有肩宽的巨大黑色帽子,脸上戴着一副白色皮质的面具,面具前端像乌鸦的嘴一样突出来,像是中世纪街头的黑死病医生。他从门开以来一直注视着杭,但却没有说一句话。

杭从骨子里感到这个人的煞气,但同时也不知改如何对付面前这个人,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两个才是不速之客。

那人把双手从胸前放开,带着白色塑料手套的手插在风衣两侧的兜里,径直向杭走来。他两三步就走过了大半个房间,无视了迷迷糊糊的苑,走到了杭的跟前,杭这才发现站直了的他竟比杭整整高了两头,他低头往下看,白色的乌鸦嘴直指杭的眉心,嘴尖离杭的眼睛只有不过几厘米,杭甚至能听到缓慢沉重的呼吸声。几秒钟之后,他终于开口说道:

“诶呀诶呀,您一定就是杭老师吧,真是幸会,我一直在找您啊!”年轻而有活力的声音从面具后面传过来。还没等杭反应过来,那人又继续说道:

“我叫孔,可以叫我小孔,我现在这所中学就读。见到老师真是太荣幸了,我一直在读老师写的短文,您现在可能不记得了,我还写过不少信给您呢!”他面具上漆黑的眼睛似乎在发着光芒。是的,杭的确不记得这个乌鸦脸,也不记得他所说的短文是什么,但是看他如此友善,杭自然对他放松了警惕。

“其实把诸位从下水道里捞上来的就是我啦,并不用谢我,这是作为老师的粉丝应该做的事,不过当时捞上来的时候也分辨不出是谁啊,哈哈。”他似乎很自豪的扬起鸦嘴,左手扶在后脑勺。

“这学校里有太多东西要给老师看了,我们又没有多少时间,老师差不多准备一下,我们就可以走了。不过在那之前,坐在那边的女士是?”

“一个我除了名字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女。”杭阐述了事实,就算苑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他,但杭的确对苑这个人本身一无所知,而且参观废墟和被大雨冲走算不算帮助还有待讨论。

“这样吗?”乌鸦脸点了点头,“那为什么老师还一直让她跟着您呢?”

杭回答不出这个问题,迄今为止,杭只不过是遵从直觉,直觉告诉他一定要带上这个女孩。

“无可奉告?难道是不可告人的关系?”

“只有那个不可能。”

“按老师的性格,那看来肯定是有关系了。不妙,这可是大新闻!”乌鸦脸高兴的在房间里手舞足蹈,扬起一阵阵尘土。

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床上起来,在一旁梳理着头发,一边看着吵吵闹闹的两人。

“不管怎样,”乌鸦脸笑着说,“我们真的时间不多了,赶快出发吧。”

⋯⋯

相比起脏乱的医护室,学校的走廊干净多了。黑白相间的瓷砖被擦得发亮,不锈钢的窗户栏杆也毫无污迹,两边的墙也上过新漆一样。可是透过一个个门窗往教室里看,却不能看到一个学生,宽广的走廊只有三人的脚步声,显得稍有些寂寞。

“学生们呢?他们不用上课的吗?”杭忍不住问道。

走在前面的孔回头看了杭一眼,停顿了一下,又把头转向前方,说:“学生们这几天刚好放假,所以不用来上学。不过就算他们来了,走廊也会是如此安静的,这里的学生们大部分都不爱说话,包括我。”

“真看不出来。”

不管什么时候,孔的话总是含着笑意,好似他面具下的脸永远都是笑脸一样。杭其实更在意他说自己是这里的学生,按照孔的身高,说是大学篮球队的也有人信,而这里只是一所中学,还是只有初中部的中学。

“我们到了”

停下脚步,面前是一道圆形的门,像是在园林中常见的门,没有门板,可以直接看到里边,这出现在水泥墙上,略显突兀。门上方的黑底板写了“图书馆”三个金字。

杭先一步走了进去,剩下的两人也紧跟在后面。

这个图书馆建在教学楼里,却比外面看起来要大不少。进去之后,整个空间被分为两个部分,左手边是石桌圆椅的阅读区,右边是密集的藏书区,中间有道园林风格的木制走廊和正中间一个小亭子。

“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我带领老师参观一下我校图书馆。”

杭已经开始往藏书区那边走了,跟在后面的苑却被孔张开双手拦住了:“真是对不起,我可没有邀请老师以外的无关者进来啊。”

苑的嘴像金鱼一样一张一合,慌乱的想解释什么,不过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踮起脚,伸着脖子,用担心的眼神看着杭。可是杭已经走开十来米远了,她看到杭的样子,疑惑的歪着头。

孔看了苑一眼之后,便转身追赶杭去了,苑就这么傻傻的站在图书馆门口。

⋯⋯

首先是藏书区。这些高大的白色塑料书架整齐的摆放着,书架与书架之间的空隙只能勉强过一个人。没有分类,没有贴在书架侧边的标签,没有书籍分区的标志,大部分书连封面都没有,不过就算里面的书页暴露在外面,却没有丝毫的褶皱。这里没有非文学作品,略翻几本,全部是散文,小说,诗歌,最薄的只有一张A4纸,最厚不过练习薄,却都散发着浓厚的书香。这些作品安静的躺在书架上,风一吹就会飞走似的。

越往里走,就有越多书架出现在视野前方,仿佛无穷无尽。走深了,外面窗户进来的光照不到了,书架旁便隔三差五立盏台灯。杭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早就迷失在这里边了。周围的书架仿佛没有之前整齐了,错综的书架似乎引出一条道路,杭便顺着走。他也没心情去翻架上的书了,从书架上拿下来读过的,他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被人窥视了内心,又像是在翻阅自己的旧笔记,总之让他感到不适,想必那些作者一定和自己很像。

黑暗中的路程总是很漫长,杭已经忘了自己走了多远,那些台灯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让他只能摸着书架的轮廓向前走。四周寂静让杭感到安心,像在一个满月的晚上,放下手中的笔,关上台灯,抬头望向宁静的海与灯光,感受充满胸腔那庞大而莫名的感情,赞叹肉身的人类也可以拥有的通灵神性。杭回忆起来,自己独自度过的每个晚上,也只有这些时候,才能让他的心灵得到抚慰,让他的肺得以喘息。

他就这么一个人安静的走着。

7,红巷

杭从图书馆的后门出来了。位于三层的图书馆竟然在一层有个后门,这相当合理。

地上的落叶不见了,换来的是一层薄薄的积雪,像是一层白纱铺在地上,没有一个肮脏的脚印。细细的雪缓慢落在杭的头发上,像长出了白发,显得苍老。

在杭正前方的,是一面围墙,在围墙里边,有一栋五楼左右的住房,上面用红色油漆写着“学生宿舍”。每隔十几米,便有一扇生锈的红色铁门,上面贴着住宿学生的名字。老旧的电铃早已脱线,旁边贴着的的名单也大多被水浸的褶皱不堪,除了在最角落的那张名单,那张看起来还像新的一样。杭凑上去看,发现自己和孔的名字都在上面。

“原来我和他是室友么。”杭这么想着,敲了敲门

三声之后,墙后传来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铁门吱呀一声开了一道小缝。杭一把将它推开,可里面却没有一个人影。宿舍分为两部分,入口边有一小片光秃的土地,五六平米,看样子应该是用来种点花草,不过现在上面除了一层积雪什么都没有。穿过一条用砖铺成的窄道,就可以进到宿舍的楼梯间里。不知源头的恶臭扑鼻而来,油脂与血液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让杭一阵阵的反胃。昏暗狭窄的楼梯间里挂了盏发红的灯,通往二楼的楼梯被黄黑相间的胶带封住了,现在能进去的,只有面前这道半开的铁门。

不过杭停下了脚步,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无意识的颤抖。这一路走来,他只是被别人引导着,现在只有他自己了,他依然在不断的寻求着什么。他没有回忆,没有线索,没有动机,他只是一味地寻找,寻找,寻找。“我到底在寻找什么?”他也许问过自己。浅灰的废墟,蔚蓝的石阵,晚秋的学园,我到底找到了什么?在这个诡异的世界里,我到底在干些什么?如果这是个梦,那我现实中存在于哪里?如果这真是个梦,我到底何时能醒?

但是杭明白,这些问题,在他打开面前这道门之后就能被一一解答。只要打开面前这道半开着的,沾着血迹的,从里散发出腐烂恶臭的门。

楼梯间里的吊灯被寒风吹的剧烈摇摆,敲打着墙壁。几条黄黑色胶带被风雪吹起,在红色灯光下摇曳着。

他伸出手,触摸着这扇门。不同于校园里其他老旧的设施,面前的门上毫无生锈的痕迹。暗铁色的油漆被灯光照的发红,在凛冽的寒风中,竟然还带着一丝丝温热。

杭深吸一口气,用力推开了门。

带着腥臭的潮湿的气息从漆黑的室内涌出来,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臭味,能让人出于本能的避而远之。摇曳的红色灯光很难照到屋内,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

杭走出一步,便踩到了地板上粘着的液体,他捂住鼻子,在门边寻找着电灯的开关。

于是灯开了。房间里米黄色的墙上溅满了凝固的血液和脂肪,天花板上,粘着各种无法分辨的恶臭体液,地上散落着手臂与脚,和红色球状肉块,角落里用器官堆了鲜红的一堆,主要是肠子,也有已经腐的发黑的肾脏和胃袋。在房间正中央,吊着一个两脚朝天的裸体男尸,惨白的身体被麻绳一圈圈包住,腹部向里扁下去,头颅里地面只有几厘米,脸上大部分的肉都被掏走,只剩下隐约的骨架,地上的血迹从这里伸展开来。房间后面还有许多这样的尸体,高大的身体被绳子缠住,脸上的东西都被残忍的挖去。

杭的瞳孔瞬间放大,转身就走,却踢翻了门边的架子,摔在满是鲜血的地上,他惊恐的转过头去,一碟工具撒在地上。不像这个房间里的其他东西,这些工具却被细心护理,手术刀、手术钳、消毒水等等,都丝毫没染上血迹。撒在地上的还有一张两男一女的合影,不过慌乱之中,杭并没有留意那张照片,头也不回的跑了。

⋯⋯

孔一言不发的从图书馆里走出来,每一步沉重的好像震到天花板一样,他漆黑的帽檐略微低下来,只留出面具上的双眼观察前方,让人不寒而栗。他来回踱步,带着白色手套的双手在身体两侧不断颤抖,喉咙里发出懊悔的低吼。突然间,他弯腰单手捎起身旁的长椅,大吼一声,双手将长椅掷向门口,把图书馆的黑金牌子劈成两瓣,椅子摔的粉碎。他弓下腰,沉重的喘息着。

苑靠在在不远的墙上,双手架在胸前,眼睛眯成一条缝,侧头看着野兽一般的孔。她身上的白色连衣裙仍是一尘不染,现在的她,总能让人联想到窗外正呼啸的寒风。

孔直起腰来,整理一下领子,恢复成严肃的样子。察觉到苑的视线,他撇过头,盯着苑,几秒之后,他开口说道:

“你,乖乖在这儿等着。”

话落,他转过身,向楼下走去。走到一半,回头检查一下,看苑还在那里,便继续走了。

风雪越刮越大,但是孔好似丝毫察觉不到寒冷一样,只有他的帽檐和衣领在风中微微颤抖。他走的很快,双手插在兜里,急切的朝学生宿舍的方向走去。

地上已经开始积雪,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四周的事物仿佛失去了生命,一动不动的,积上一层白雪。

一声刺耳的摔门声从角落传来,从里边跌出来的正是杭。杭的样子极其狼狈,单薄的衣服上粘着血迹,一只脚是瘸的,在湿滑的雪地上多次摔倒,触摸冰雪的手发乌,袖子上也结了冰渣。他看到气势汹汹的孔,吓得直接坐在地上,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事已至此,自己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孔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背对着杭,仰头长叹一声。

“杭,想必你也察觉到了,这个世界并不是真实的。它为什么会存在,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也无法向你解释。”

孔转头看向杭。

“不过我,孔,是个真实存在的人。也许你已经忘记了,不过我还记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住在同一片小区,上同一所幼儿园,同一所小学。不幸的是,我在初中时因父母在外工作,我们分开了三年。”

孔又转过身去。

“我想你应该已经把我给忘了吧,我也渐渐的淡忘了你。不过后来,我无意间看到了你的作品。”孔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那些文字简直棒极了,当天我就发了封邮件给你。后来我父母的工作安定了,我转到了你的学校,然后你猜怎么着?”

孔蹲下来,直视杭的双眼。风越吹越大,吹的杭睁不开眼睛。

“你就这么,把我给杀了。”

他熟练的摘下面具,里面露出来的,是杭在废墟中的秋千旁见过的人,是在蓝色石柱上里见到的同样的脸,也是在宿舍里被挖去血肉的脸。没等杭多想,他又迅速的把面具带上了,仿佛不想让别人多看一秒钟。

“杭,你真的变了,我们做了那么多年朋友,你竟然下得了手。我曾以为,我们之间还有和好的机会的,不过既然你已经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孔突然站起身来,他的身后有黑暗在扭曲蔓延,一把巨大的镰刀出现在他手上,银色的镰刃闪着寒光,映照出他惨白的鸦嘴。白色的手套微微一动,刀刃便架在了杭的脖子后面,散发出来的寒气渗到杭的皮肤里。他的本能感到生命的危机,心脏剧烈的跳动,身体的颤抖无法停止。

如此为梦,还请速速醒来。杭闭上了眼睛。

8,衰败

像是铃铛一般清脆的声音,带回了杭的意识。他睁开眼睛,在风雪中站立的,是那白色飘动的连衣裙,和黑色的长发。丝毫不理会外界的寒冷,少女梦幻的身姿,在风雪中更加美丽。手中还有余震的剑刃,被湿润的雾气包裹着,纤细的剑身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苑站在杭前面,好像永远不会后退一步似的。

孔一瞬间拉开了距离,看清了面前的人是谁,竖起手中的镰刀,长叹一口气:“你就非要阻扰我的复仇吗,我的亲妹妹。”

苑没有回答,架开脚步,紧握着手中的剑,冰冷的注视着前方,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曲弓。

“那好吧,”孔把镰刀丢在雪地上,“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他弯下腰去,双手垂在体前,巨大的身躯开始抖动。孔的身体竟越变越大,身上的大衣变成了黑色的刚毛,双手长出了黑铁一样的镰爪。慢慢的,面前曾经的人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长着鸦嘴庞大的野兽。野兽张开双爪,用让人感到不适的尖声叫着,以极快的速度向苑扑来。

苑深吸一口气,微微抬起细剑,随即离弦一般冲了出去。两条线在一瞬间交错,野兽吼叫一声,巨爪扫过苑的影子。

突然,野兽的脚步缓慢了下来,随即跪倒在雪地上,黑色的身体上多出了十几道伤痕,赤红的血液溅在白雪上。连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便扑在杭的面前,没了动静。

杭抬头看向另一边的苑,苑也回头看向他,眼中却充满了泪水,手中的武器早已不见,回到了柔弱的女孩子的样子,她跪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肚子。杭这才发现,倒在他面前的野兽的漆黑爪子上,多了一片染血的白色布片。

他赶紧跑向苑,却在她几步前停下了,他看到苑一边哭着,一边将不断从腹部涌出来的肠子塞进去。苑无助的抬起头,用湿润的眼睛看着杭,像是在说什么,却发不出声音。杭也不知道该怎样才好,只能看着苑清澈的眼睛一点点失去生命。终于,苑侧瘫在雪地上,长发散落在四周,墨绿的眼睛睁着,瞳孔涣散。

杭抬起头,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感波动。风雪愈加大,几米之外的东西都已经看不到了,地上的积雪越来越厚,走路都变得困难。杭开始向校门方向走去,一步一步,似乎忘记了寒冷。

他突然感到一种神奇的感觉,如释重负一样,使他感到十分愉快。现在的他记得自己一切的过去,但不同的是,以往心中的恐惧与怨恨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他感到身体异常的轻,好像可以飞翔一样。

能见度越变越低,杭甚至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了。他明白,这是因为他想像出来的世界正在崩塌,他也明白,现实世界中他估计已经因为计划逃狱被射杀了。

在最后的几分钟里,世界显得异常安静,就像严冬带去了所有的生命,世间便失去了所有的声音。杭就这么走着,直到他的身躯消失在飞雪里,再也看不到为止。

9,后来

八月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柏油路远方反射着刺眼的光芒,川流的车辆纷纷停了下来,探出头来一探究竟。

道路中央趴着一具少年的尸体,鲜血从他后颈上的弹孔里不断喷涌出来,不一会便形成了一片血潭。少年身后的车里有几个手持枪械的特警,其中一支枪口还冒着硝烟。

不一会,道路便被收拾干净了,车流又开始流动。

⋯⋯

我把最后一张稿纸放进文件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窗外的夕阳仍然金黄,校园里的学生都已经离开,寂静的学校让我感到安心。我把稿子在讲台上放好,并把带来的相框搁在旁边,相框里是三个玩耍着的学生,两个男生一高一矮,旁边还跟着个腼腆的女生。

耀眼的夕阳照进教室,象征着时间的结束,我最后调整一下相框的位置,看着自己的身体化成与夕阳同色的颗粒,消失在大气中。

(完)

International People Trying International Food

Contributed by Apoorva Chugh

For this edition of ISS Voice, we thought it would be fun to film students along with teachers, trying international food in the spirit of international day. The food includes Indian, Korean, German, Japanese & Argentinian snacks and drinks. We had a lot of fun making this video and got some very interesting reactions. Have fun watching:) Thank you Halima, Theodor, Jooho, May, Rocio, Mr. Flisak and everyone else who helped either film or allowed us to film them! 🙂

Link to the vide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SCVJloRA1o

Have a great break everyone!
– Apoorva

What’s Your Word?

Video submission by:  Jose Gabriel Macion

As a project for Mother Tongue class, students had to select a word in their native language that means something to them. Gabby selected the word ‘pagasa’ which can be translated to ‘hope’. His video outlines why he chose this word.

 

Behind Mindful Mugs

Contributed by:  Kinari Adiarni

 

“This isn’t a black and white world. Not everyone has a healthy mind, and no one should have to deal with it themselves in an attempt to fix their problems. Mental health is important, but some people have difficulty keeping it fit. We must embrace the colours within different minds, and work together for a healthy mind. A healthy, not black and white future.”

 

Sharaf Momen (G12), President of Mindful Mugs

 

As explained by Sharaf, the world is not a perfect place for the human mental condition as we are constantly being thrown at by life, various challenges and dilemmas. While others might be succeeding at going past this, for others it might be very difficult and essentially impact them to the core. This is what led to a company to start its business is not just offering a great product but most importantly, a great message. Through interviews with various members of the team, we were able to get a thorough behind of the scenes.

 

What is Mindful Mugs?

 

Mindful Mugs is a company that begun in August 2016. Created as part of the Junior Achievement Singapore competition, this company offers both a product and a service. Through various colorful and creative designs printed on to our mugs, this product hopes to achieve in being a great addition to your daily needs as well with being equipped with a cheerful reminder to brighten up your day and keep you motivated. Another important aspect of it is its QR code. When scanned, it would lead you to our website. Here, you are able to learn more information about which we are as a company and what we value and most importantly, we post on a weekly basis of inspiring videos, quotes, photographs, stories and more! Many of these are original work from our team, which we work hard to provide, similarly like a service.

 

What is the problem? What is the solution?

 

While selling a mug is great on its own, we wanted to do something bigger – we wanted to create a difference, even if that meant one small step at a time. Being a group of teenagers, we understood the challenges that come with growing up and how our mental health can easily be affected by stress, experiences and more. For many out there, there are those who are struggling to get through the day or even to get out of bed as their mental illnesses such as depression and anxiety have become a major part of their lives. It is shown through statistics that those who are struggling barely ever ask for help and that is because of the stigma that is associated with it. This is caused by the lack of awareness among communities and most importantly as it is often a topic that is avoided, no solution or help is being made.

 

Vision 

To create a world of utmost social satisfaction through strong mental health.

 

Mission

Serving awareness in our mugs to quench the thirst of understanding that people with mental issues face.

 

Who are we?

The Mindful Mugs team consists of 16 students from ISS International School with an array of diverse backgrounds. Each of us are currently studying in our last year of the IB DP and while we are actively revising and working on school assignments, we couldn’t miss out on this great opportunity of experiencing the process of liquidating a company and essentially building it from scratch. While most of us are studying Business and Management as one of our core subjects, we also consist of students who do not study Business but are interested in learning more about it.

 

mugs 2

For more information on the company and the team members, please do go to their website: http://mindfulmugs.co.vu ! Soon enough you will see them sell more around the school campus, so I do encourage to please do involve yourself in this great cause and help raise awareness of the importance of mental heal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