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ry of Knowledge – Pseudo Science Debate

Author: Cai Shi Hao Theory of Knowledge, as for how people named it, directs students to expand their creative thinking. In the first unit, we learned about natural sciences and examples of pseudoscience. While learning it, students are encouraged to persuade the entire class about how reliable one specific pseudoscience is, and provide evidence. Not... Continue Reading →

Advertisements

Poetry

A Cruel and Complex World We strive for peace By inflicting pain There's no sense in that When it is all in vain. There are people we cannot face Fearful that they are the reason This world is a disgrace.   Always a Day Away The blue sky was not just clear of clouds, but... Continue Reading →

快乐的农夫/The Happy Farmer, a short Chinese story

文:刘帅正 Scott Liu PDF下载链接: https://mega.nz/#!CMUAGZJJ!AOsCEKI-ScHhSC_GJvP6r6PhwiO86Xqc6ZlZuannYqI 不久的从前,在群山的里边,有一个年轻的农夫。农夫他耕种十分勤劳,每天在太阳起来前就开始工作,直到天上挂满星星才去睡觉。农夫是快乐的。 几年之后,勤劳的农夫拥有了四件宝贵的东西。 他种出了一片金闪闪的麦子,有风吹过时,摆动的麦子比金黄色的夕阳还要闪耀。 他编织了一顶宽阔的草帽,他耕种的时候,麦色的草帽,就会和麦子一起涌动。 他还有一盏透明的提灯,每当夜晚过早到来的时候,他总是依靠这盏明亮的灯,来看清四周的环境。 不过他最喜欢的,是一把结实的钉耙。从农夫耕种的第一天开始,这柄钉耙就从未从他身边离开过。现在钉耙的身上已经有了许多锈斑,可是农夫却从未舍弃过它。 突然有一天,刮起了特别大的风,好像要把农夫的草帽吹走似得。不过农夫把耙子丢到一边,双手按住了帽子,没有让它飞走。一群黑色的鸟儿冷不丁的出现在了农夫的田地上,似乎是被风吹过来的。他们停在麦子金黄色的枝条上,把麦子压的低下头来。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它们好像是在讨论着什么有趣的事情,叫声联成一片,热闹极了。农夫听不懂它们的话语,只能在一旁安静的看着。过了一会,又一阵风吹来,叫声渐渐变得不那么热闹了,鸟儿们也纷纷飞走了。可是那片金黄的麦田,却被它们吃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枯黄的麦秆,和散落在地上的麦穗。农夫很伤心,不过他并没有气馁,这麦田是他自己种出来的,他相信自己还能种出来一片同样美丽的麦田。 几天之后,当农夫还在清理田地时,一只狐狸从附近的山上走来。那是一只红色的狐狸,毛发鲜艳又闪耀,显得高贵而优雅。它看到了勤劳工作的农夫,还有他头顶上美丽的帽子,于是便赞美他说:“像你这样勤劳的农夫,一定很快就能种出一片金黄色的麦子的!” “谢谢你!”农夫被夸奖的有点害羞,低下了头,宽阔的草帽也随着低了下来。“你既勤劳又聪明,比其他的农夫强太多了!”狐狸一边不断赞美农夫,一边慢慢的靠近他。农夫从未被如此表扬过,又开心,又不好意思。 红色的狐狸突然向前一跃,咬住了那顶宽阔的草帽,把它从农夫头上扯了下来。还没等农夫反应过来,狐狸已经叼着草帽跑远了。农夫很伤心,不过他并没有气馁,那只不过是一顶帽子而已,自己是看不见帽子的。 在那之后的一个晚上,田地附近的小路上来了几位旅人。他们从远方走来,身上缠着大大小小的电灯泡,照亮了黑色的天空。提着透明的提灯的农夫在一旁看着,觉得他们虽然奇怪,但是十分耀眼。 一位旅人看到了一旁的农夫,便走到他跟前,看着他,露出友善的微笑。剩下几位旅人像羊群一样聚集了过来,开始用农夫听不懂的语言交谈。那是多么美丽的语言啊,农夫心里想着,他多想在一瞬间学会他们的语言,与他们一起聊天,一起旅行。等到黎明到来的时候,那几位旅人早就离开了,随着他们一起离开的,还有农夫的那盏透明的提灯。 农夫很伤心,真的很伤心。他握着钉耙,双眼垂下来,看着地面,也不清扫了,也不耕种了,只是看着地面,一动不动。太阳升起来,他只是看着地面。大雨洒下来,他只是看着地面。夜幕笼罩了,他只是看着地面。他一动也不动。 好像有人在说话,农夫听到有人在说话,他抬头望去,一个人也没有。不过那声音却越来越大,越来越熟悉,越来越真诚,农夫听得懂,他听得出来,那是鼓励他的话语,手中的钉耙在说鼓励他的话语! 虽然他失去了麦田,失去了草帽,失去了提灯,但是他仍有手中这把结实的钉耙,钉耙从未离开过农夫。只要有它,再做出多少片麦田都是可能的。农夫感谢了钉耙,又开始了他日日夜夜勤劳耕种的生活。农夫是快乐的。 (完)

Scott Liu’s Selection of Poems (2016)

Contributed by: Scott Liu The world's first song is a poem. What is your favourite poem?Share those poems with me by sending an email to: 7990@iss.edu.com Remember, your passion in poetry is our best motivation. Here are some of my favourite poems in 2016.  I hope you enjoy them! Fall asleep in a busy and familiar city at... Continue Reading →

《递归 / The Recursion》短篇小说 / Short Novel

  文:刘帅正 Scott Liu PDF 下载链接: https://mega.nz/#!qdVxUQwQ!D1czKPoVFFSWTLN7C7uUm_mceSjYblXCIsqSyCgzuDo 1,序 “我不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我只是个讲故事的人。” 我独自一人坐在教室后排靠窗位子上,看着窗外散乱的学生正在回家。黄色夕阳透过铁窗和玻璃窗,照在瓷砖地板上,显出大大小小的格子。还没有走的社团,在操场上跑着叫着,在夜晚来临之前感受着夕阳的温暖。 时间不早了,我放下手中的钢笔,桌子上半厘米厚的草稿纸在夕阳下变得金黄,双手捧起稿纸,开始最后一遍阅读。 2,烈日 八月的太阳照射着柏油地,澎湃着一股股热浪,席卷着路旁高大的树木。车胎压过路面,留下一层浅印。在这个远离市中心的十字路口上,车流仍然丰富,从运货车,旅游客车到私人轿车,这个路口是前往城镇的必经之路。 这是一个处于温带的小镇,在八月左右,太阳从赤道转到北回归线,把最大的热量带到这个地方。小镇经济并不景气,大部分设施,比如银行、大学和法院这些建筑只有在市中心才有。每天中午,往来交易的车辆就会顶着太阳,经过这里,去往市中心做买卖。大多是从小镇不远的海边过来,露天的货车载着蓝灰色的鲜鱼,很远也能闻到不小的腥味。 这时,一辆极其不合群的车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那是一辆押运车,能看出来它正向市中心开去。巨大的车身被黑色的车漆覆盖着,在艳阳下发出炫眼的光芒。车窗都贴了反光的黑膜,除了车身侧边的两个通风口,看不到任何黑色以外的颜色。不像一般的面包车,它的车身各个部位被大量的焊接,变得有棱有角,想必一定是在运输相当贵重的货物。正好红灯,黑车停在了白线之前。 像是和谁约定好了一样,随着一声爆炸般巨响,那辆车的后门被人强硬的开了一个大洞,金属被粗暴的向各个方向扭曲,露出车漆下面银白色的钢铁。在众人的注视下,从洞里探出来的,是一个少年的身影,少年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袖口和领子不知为何被烧焦,显出里边略有锻炼的身体。少年左右各瞟了一眼,便敏捷的从车里窜出来,站在阳光下,站在柏油地上。少年的手上系着手铐,银白色的。少年并没有停下,他开始奔跑,像是被追逐的野鹿一般,向前方没命的跑。他跑的极快,在烈日下,他的汗水洒在公路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少年的名字叫做杭,在他不停的向前跑时,他发现了世界的异样。 杭一脚踩在公路上,路却像棉花糖一样陷了下去,失去了借力点的他双脚缠在一起,就要倒在地上。他惊恐的抬头一看,却看见天空中的太阳变得巨大无比,四周的建筑在极速的旋转,蓝色的地平线涌来海水。一棵棵高大的树木从中间被劈开,里边长出紫红色带刺藤蔓。天空出现无数条红色的光斑,像下雨一样落在地上,变成粘稠的血液。 整个世界,陷入了疯狂。 杭放弃了思考,整个身体被温暖又柔软的地面一点一点的吞噬,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直到他的视野中只剩下漆黑。 3,生长 微风拂动纯白色的窗帘,将春天的气息带进病房。白色的房间一尘不染,好像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一样的纯洁。在房间正中,有一张白色的病床,白色的棉被下面,睡着一个少年。少年睡得安详,像是个玩耍后筋疲力尽的孩子一样,在柔软的棉被里沉睡。 坐在床头的,是一位少女。少女有着一头黑色及腰的长发,在头顶两侧微微翘起,像是小动物的耳朵。和这个纯白色的房间一样,少女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散发出天使一般的气息。少女坐在床边,她墨绿色的眼睛透着水光,注视着沉睡中的少年。窗外传来孩童嬉戏的声音,惊了树上的白鸽,带起一阵风,风带着浅草再次拂动窗帘,时间似乎就这样凝结在这一瞬间。 少年的名字叫做杭,在他缓慢的睁开双眼时,他看到了白衣的少女。 少女先是惊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微笑着看杭一点点从床上坐起来。等杭的眼睛从睡梦中完全睁开之后,他定睛看了看自己面前正对着的少女。 “⋯⋯” 接着就是一段短暂而漫长的沉默。 像是一只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杭无法将视线拉开,可是他又想不起来面前这位少女的名字,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少女突然间回过神来,从床上站了起来,后退了几步,双手握在背后,把头低向了一边,小巧的脸蛋上泛出一抹红晕。杭不知为何的想要问面前这位少女的名字。 “请问你⋯⋯啊!” 杭被后颈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打断了,杭出于本能的去探疼痛的根源,用右手盖住了整个后脖子。右手手心部分传来的空洞感让杭倒吸一口凉气,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掏去一块肉一样,杭在自己后颈中央一块摸不到任何实体。把右手放回面前一看,上面却没有任何血迹,只有淡淡一层的黑色斑纹,像是被人用马克笔涂上去的一样。但是疼痛却十分真实,抽筋一样,刺激着杭的神经。 少女慌忙的凑过来,双膝跪在杭面前,用一旁消毒台上的湿毛巾捂住伤口,那剧痛便奇迹般的消失了。 “一定很痛吧?对不起⋯⋯”少女胆怯的问道,双手握在胸前,头上耳朵似的头发塌拉下来,不敢直视杭。 “为什么你要道歉啊,”杭从病床上坐起来,向少女伸出了手,“你的名字是?” “我的名字?”少女头一歪,不解的看着杭。 不知是她父母的疏忽还是自己面前这位少女的脑袋有问题,在对“自己的名字”这个全人类通用的名词的认知上,两人似乎出现了不可调解的误差。杭一时语塞,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毕竟面前是如此可爱的少女,如果一不小心惹她生气,对谁都没有好处。 “啊对了,”少女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苑,我的名字叫做苑。” 苑? 这个名字敲响了杭脑中的铃铛,好像之前在那里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就在他尝试回想到底在那里听过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实。 作为一个现代人,可以失去的不过是财富与地位,最差不过是失去自己的操守或是身体部位。可是杭,却失去了—— 他全部的记忆。 一阵凉意从杭的背脊一路窜到脑髓,他一只手撑在病床上,感受着布料的真实感,另一只手捂住额头,一遍遍确认着自己的记忆断片。除了在这个白色病房里醒来之外,在那之前发生的事一律变成空白。杭只能庆幸自己还记得“忘记”这件事,不然自己也许会浑浑噩噩的过完余生。 仍在一旁双膝跪着的苑发现了他的异样,用关切的眼神看着杭,但却一言不发。杭慢慢接受了现实,把额头上的手放在了膝盖上,问道: “这里是那里?” “如你所见,是医院哟。” “我是在问,这里是哪里的医院。” “医院就是医院啊。” 苑的回答相当简单,这在杭的眼里也是她头脑也相当简单的象征。杭虽然不记得他的过去,但是对医院这种知识性名词还是记得的。 杭环视了一下四周,在这个充满白色的病房里,除了他自己和一直双膝跪在他面前的苑,没有一个人。在失去记忆的情况下,想找之前的熟人解决问题大概是不可能了。这个时候,能拜托帮忙找回记忆的人就只有一个了。杭突然起身,转头望向一脸不解的苑,深吸一口气: “我只有你这一个依靠了,还请你帮我找回失去的东西” 苑花了整整三秒来尝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是她失败了。她涨红了脸,起身连着后退好几步,双手撑在脸颊上,用眼角看着杭。 这到底是产生了怎样的误会,是我的用词不对吗。在杭感叹面前这位脑袋有问题的少女时,后颈的疼痛再一次袭击了他。难以理喻的疼痛让杭双眼猛睁,腿一软,四脚跪在地上,不自然的痉挛着。 苑赶紧跪在杭的头边,双手叠在一起,敷在杭的脖子上,那痉挛才消失掉。杭仿佛是昏了过去,整个身体失去了力量。苑把杭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让杭在医院的白色地板上好好休息。春风再一次撩动白色的窗帘,苑抬头望向窗外浅蓝色的天空,墨绿色的眼睛映照出天空中白色的云,她就这么呆滞的望了一会,又低头向仍在昏睡的杭微笑: “当然会帮你的呀,毕竟我只能在你身边嘛。” 像是被自己说的话羞到一样,苑再一次把视线投向窗外。 4,灰尘... Continue Reading →

What’s Your Word?

Video submission by:  Jose Gabriel Macion As a project for Mother Tongue class, students had to select a word in their native language that means something to them. Gabby selected the word 'pagasa' which can be translated to 'hope'. His video outlines why he chose this word.  

Behind Mindful Mugs

Contributed by:  Kinari Adiarni   “This isn’t a black and white world. Not everyone has a healthy mind, and no one should have to deal with it themselves in an attempt to fix their problems. Mental health is important, but some people have difficulty keeping it fit. We must embrace the colours within different minds,... Continue Reading →

Scissors Words

She handles words with grace and precision, She knows how to fit them perfectly, How to pick, How to cut, How to stitch, What goes in what, Any love can be bought with this currency. Holy tones in her voice vibrate so fervently, Churches crumble in prayer to her words, Stories, passions, God’s own fractions,... Continue Reading →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